希雅士

【赤安/秀零】归

某小熙_HyoHee:

降谷零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并不熟悉的环境中。
四周是一片纯白,明明没有照明却亮的十分刺眼,他花了好几分钟才适应过来。
“喂!!!”他四下看了看,“有人吗?”
没有人应答他。
“请问有人吗?”他向前走着,边走边喊。
还是没人应答他。
走着走着发现前面似乎有两个人,降谷零快步追上了他们。
“请问……”他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这是哪里?”
“降谷???”
那两个人转过身发现是降谷零感到十分惊讶。
“……诶?”
“是我们啦!!!”
左边那个头发有些乱乱的男子摘下挂在鼻梁上的墨镜,右边那个长流海的男子也把自己的流海撩了起来露出来自己的眼睛。
“松田??荻原???”
降谷零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多年未见的警校同窗。
“降谷你怎么会……?”
“我……我也不知道,我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哎哎哎,不说这个了,我们正要一起去吃饭,要不要一起?”
荻原还想问些什么却被松田打断,并且捎带手给了荻原一个「少说话」的眼神。
“啊啊,是啊是啊,我们好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吧。”
“好……好啊。”
他真的太久没有跟自己的警校好友好好聚聚了,就因为那该死的卧底任务。
“这些酒应该够了吧?”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降谷背后响起来。
“伊达……”
降谷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这么多熟人。
“降谷??”伊达愣了两秒钟,随后把叼在嘴里的牙签扔到地上,一下搂住降谷零的脖子,“你小子,怎么都不回我的信息???”
“哈,不好意思……”
“一起去吃饭?”伊达朝降谷勾勾头,“没想到能见到你,诶,酒好像买少了!”
“没……没关系的……”
没关系,能见到你们我就很开心了,喝不喝酒真的没关系的。
“我去告诉苏格兰,让他再多买两瓶酒过来!”
苏格兰……也在这里吗?
降谷零有些失神。
“伊达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不会错的,这个声音,这么温柔,就是苏格兰。
“叫你多买两瓶酒啦,降谷来了,这些酒根本不够的啦!”伊达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都这么久没见,当然得好好喝个够了!”
“降谷来了???”苏格兰有些惊讶,“怎么会……?”
“苏格兰。”
降谷零从伊达身后闪出来,他与苏格兰面对面站着,仅仅几步之遥。
他看着苏格兰,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情愫,他曾经设想过千万次如果自己能够再见到他要对他说些什么,但是如今苏格兰就站在他面前不过几步就能抱住的距离他却发现自己竟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降……不……”
苏格兰也站在那里看着降谷零,紫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疼爱与遗憾。
“ZERO。”

“病人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
医生看了看躺在病床上有着淡金色头发的年轻病人,摇了摇头。
“医生!拜托你!一定要救救降谷先生!”风间裕也非常激动的抓着医生的手,“他可是我们公安的……”
“你们的心情我非常能够理解,但是现在病人的真的十分不乐观。”
“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病人并没有求生的欲望,已经过去72小时了,他现在甚至不能自主呼吸。”
“再这样这下去……”
医生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后果显而易见。
“那医生……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风间裕也和其他公安的人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们不能失去降谷零。
“最后一个办法,你们现在尽量多跟他说些话,说不定哪句话就能激起他的求生欲望,只要有了求生的欲望,能够自主呼吸那么一切都好说。”
“好好……医生,我们去你去办公室详细谈谈。”
医生带着风间裕也和一众公安离开了病房,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靠在病房门口的黑发男人。
男人在他们离开后走进了病房,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病床边,双手抚上那只毫无生机的手——明明就在几天前他还用这只手开枪击中组织成员从而救了自己。
“零君,快醒过来吧。”
我还有很多话没对你说呢。

“我小时候的绰号,你还记得呢。”
降谷零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想要掩盖自己已经湿润的眼眶。
“当然,那是我给你起的啊。”
“苏格兰。”
 降谷零也终于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苏格兰。
熟悉的感觉,伴着积压已久的感情。
“苏格兰,我喜欢你。”
终于,说出口了。
“我也非常喜欢你啊,零。”
苏格兰也抱着降谷零,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像以前他经常做的那样。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那可不行哦,零。”
“……嗯?”降谷零疑惑的抬起头,“为什么不行?”
我们好不容易才又见面的。
“因为降谷零是不属于这里的。”
“不属于……这里?”
“对呀。”苏格兰的手划过降谷零的脸颊,而后弯下腰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鼻尖,“快回去吧,有人一直在等你回去呢。”
“等我……回去……”
“零应该能够体会吧,那种等人的感觉。”
降谷零点了点头。
“那就快点回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拜拜了,零。”
苏格兰在降谷零额前留下一吻,随后放开了他。
“快回去吧。”
降谷零发现苏格兰离他越来越远,不只是苏格兰,松田荻原伊达也一样。
“拜拜了,降谷。”
“以后在一起喝酒吧。”
“要替我们好好守护日本啊。”
“等等!别走!!别留我一个人!”
降谷零拼命想要抓住他们,最后发现只是徒劳,他们里自己越来越远,无论自己怎么跑都追不上他们。
他们消失了,这里又只剩下降谷零一个人。
要回去吗,还有谁会等自己呢,降谷零想,自己早就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了。

降谷零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仍在一个自己平不熟悉的环境中。
周围仍旧是一片纯白,但是这次有光源,天花板上的灯。
自己的鼻子和嘴上似乎罩着什么东西,好不舒服,降谷零想把他摘下来,刚想动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人拉着的样子。
他动了动身子想看看是谁在拉着他,好像一不小心那人他弄醒了。
“零……降谷君你醒了!”
这人是,赤井秀一?
“你等等我去叫医生!!!”
“唔唔唔唔唔唔唔!!”
干什么好歹先把罩在脸上的东西给我摘掉再走啊,戴着它真的好难受。
“病人情况已经好很多了,真是万幸。”
医生给降谷零做完检查后这么说。
“呼吸机也可以取掉了。”
“降谷先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风间……我怎么了?”
“您在与组织决战的时候被爆炸波及,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医生说您的求生欲望很弱,差点就……”
啊,所以自己那时候才会见到苏格兰他们。
苏格兰说这里有人在等着自己,是谁?
降谷零看到站在一圈公安后面的赤井秀一,他难得没戴那顶让人心烦的毛线帽——头上缠着几圈绷带。
是他。
“那,降谷先生,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风间裕也说完带着其他的公安离开病房,赤井秀一也跟着要一起离开。
“赤井,你等等。”
“降谷君?”
“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回来吗?”
“现在我回来了,你为什么又要走?”
“降谷君……我……”
“你不是,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吗?”
“对……我的确有多想对你说的……话……”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欢迎回来,My Love。”

后记:
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文了,因为三次元确实比较忙,结果这一篇的字数也没很多哈哈哈。
这篇的灵感最初来自于在p站上看到的一个漫画,在漫画的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脑洞。
首先关于降谷第一次醒来的那个空间,其实是天国,所以松田他们才会非常的惊讶,但是谁都没有向降谷说破。
其次关于降谷的求生欲望,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和基友谈过,如果柯南大结局的时候降谷去世也许不能算什么坏事,因为毕竟自己的亲友全部都在那边,降谷过去了就不会孤单,基于这一点,给出了降谷再次见到警校同窗后不想离开的设定,在现实中就是求生欲望微弱这样。
最后就是,如果我下次改写苏透,基本没有赤井聚聚那种,大家会不会打我?
最后感谢大家,希望大家阅读愉快XD~

评论

热度(68)

  1. 希雅士某小熙_HyoH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