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雅士

【赤安/秀零】共通夢

唏橙:

◆虐有

◇夢系列

◆看到最後



——若世界遺忘了你。

降谷零發現自己在做夢時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正確來說,一開始他就已經察覺到,卻下意識逃避了。

誰會不想在一個沒有組織的世界。

他想,這場夢的起因或許是因為那場應該結束卻被出賣的戰火,在公安和FBI不情願的合作下,他們計畫了一場足以完全捕捉組織的內容,事情也順利展開,預料可能發生的小差錯也錯開了,照理說一切是完好的,兩方人馬也意外地沒有糾紛,就連他和赤井秀一也是。

大概誰都沒有預想過兩方人馬都一起被背叛吧。

被鮮血染色的世界,接近傍晚的天空也被染上一片的赤色,槍聲下不知增添多少亡魂,空氣彷彿都吸收了鮮血的氣味,雙眼深深將映入無間般的景象烙印在腦海揮之不去,他沒辦法停止回想,直到——

「在想什麼?」

低沉的嗓音以及濃郁的咖啡香將他從深沉記憶中喚醒,赤井秀一拿著兩個咖啡杯坐到了他的對面。

「沒事,回想起一些不是很好的事。」

拿起咖啡喝下,苦澀後特有的甘甜在嘴裡蔓延來,卻沒有一絲冷熱的觸感,這也是讓降谷零發現自己在做夢的一個點,除了味覺,基本上不具有觸感和痛感。

唯一帶有熱度的人就坐在他的對面,和他同居,和他說話,這讓降谷零感到有些訝異,訝異自己可以和這個讓他厭惡至極的人和平共存,甚至是,相擁和相吻。

「現在是和平的。」

平淡地點破了降谷零獨自糾結的想法,赤井秀一就像是算準時機,總是在關鍵時刻將他拉起,幾乎讓人覺得這是一個他們共同做的一個夢,否則赤井秀一又為何有不應存在的感覺。

「啊,是啊。」

交錯的唇瓣透出了情慾,他們在這個世界相擁、生活,沒有遭受背叛的計畫,沒有鮮血蔓延的死亡,平靜地如同現下一樣虛假,那是雙方都嚮往的夢,沒有永遠持續下去的夢境,他們終將會清醒。

「都能經過三天了,你就沒想過能一直留下來?」

比降谷零還要適應這個空間,赤井秀一對於清醒這件事毫不憂慮。

「誰會不想留在和平的世界裡。」但不切實際幻想不是他的作風。後頭的話他沒有說出口,只是單純不想破壞當下氣氛,卻沒有想過再也無法說出口,因為在那之後他就清醒了。

——何曾不想留存於夢境,那句話成為了夢魘。

在降谷零清醒後,第一件事就是先確認時間,與事情發生後也不過才經過三小時,就連窗外的天空都尚未明亮。

「還真是,漫長又短暫的可笑夢境啊。」連身上的血腥味都沒有消去,他拿起在一旁的手機打算向那個和他在同個夢境的人確認真偽,如果身處同個夢境,對方應該也清醒了才對。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不帶情感的電子音打斷了他的思緒,再次確認自己沒有播錯號碼,他轉而打給部下。

「你知不知道赤井那傢伙在哪?」

「降谷先生…?請問你是在說哪位?」

部下的回應一瞬間將他打醒,敷衍了事後掛斷電話,他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冒起冷汗,迅速拿過一旁的手提電腦開啟。

「不可能,不可能……。」無論敲響幾次確認鍵,畫面就像是當機一般顯示同樣結果。

『查無此人。』

冷汗浸濕了後背,冷風吹過帶來涼意令人背脊發涼,他回想起自己沒有說完的半句話,就因為他沒有表示要離開,所以那個人跟著自己留下來,幾乎是玩笑話的事情卻沒有反駁的理由,他只能呢喃似的說出那個被世界遺忘的名字。

「赤井秀一。」

時間依然在消逝,世界也仍舊運轉著,而降谷零也無法讓時間倒轉,沒有赤井秀一這個人存在的世界是如此正常,在他眼裡卻只有滿滿異常,但他卻無能為力,只能讓自己睡得更久,期望自己再回到那裡,直到自己找到那個被世界抹滅的人。

——直到他再也沒有醒來。











⚫⚫⚪⚪
嗨,我是唏橙。
是的沒錯看到夢系列就是我❤(ӦvӦ。)
來自噗浪的點文,查無此人這個主題一開始還糾結一陣子。
事實証明,虐梗在我身上源源不絕(住嘴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评论

热度(21)

  1. 希雅士唏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