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雅士

替嫁新娘(52)

网上闲人:

清晨,一轮暗淡的红日从东方升起,铺陈于天际的云朵被染成了近似血一样的鲜红。然而,这给人不祥之感的天幕并没有引起布列塔尼亚叛军将士的多少关注,他们正背对着它急速向位于西面的朗贝挺进。

“我军离朗贝还有多远?”勉力半伏在马背上赶路的米罗扭头问身旁的传令兵。

“还有六里,殿下。”

只有六里……可派出去的斥侯却一个也没回来……

暗道一声“不妙!”米罗突然拉住了缰绳,半日的昏眩如强风吹过的薄雾迅速散去,“传令兵!传令全军立即停止前进!”

“是!”传令兵飞速跑开。

“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随着传令兵高亢的吼声一波波传开,快速行进的队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士兵们在驻足的同时纷纷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黑甲的统帅,而黑甲的统帅正焦虑地游目四望,眼前一马平川的原野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仿佛是要印证他的猜想,几乎就在同时,远远的,一声声凄厉的狼嚎破风传来,米罗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面罩下被马匹奔驰时的颠簸折磨得扭曲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鹰团,果然来了!”

原本米罗之所以大胆地决定在朗贝城下与鹰团一决高下,就是因为那里的原野被数片密林分割成小块,不利于骑兵大规模地冲锋突进。而这些不利于鹰团的密林对己方来说却是天然的防御工事,己方不仅可以利用这些树林做屏障,更可在其间安置地刺、拌马绳等防守工具,轻松消灭掉闯入林中的骑兵。可是鹰团移动的速度之快超出了他的预想,这也就打破了他想利用地势取胜的企图。

“这一次是你选择了战场,加隆,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能力!”米罗凝望着还一片寂静的西边地平线,泌出血丝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他无法不感到悲哀,眼下他手中虽有两万人马,但能用上的有作战经验的兵士不过一万二,真正靠得住的也就是慢河大战幸存下来的六千人,而他马上要面对的却是两万悍勇善战的骑兵,且战场又是这没有遮拦的原野,胜算几乎等于零。

“不过,”他突然回转头,望向右后方,那里远远的有一片微微晃动的阴影。米罗知道,那是当地人称之为“死亡陷阱”的大沼泽里的芦苇在随风摆动。

“平原固然是骑兵的天堂,可沼泽却同是你我的死地,既然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我当然要尽量削弱你的优势!”

就在他思索的同时,罗伊德策马赶了过来,“殿下,可是敌军要来了?”

“是的,估计要不了多久,我军就要与鹰团正面相逢了。”

这个消息令罗伊德也是心中大震,他飞速地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立即得出了与米罗相同的结论——在这里决战没有胜算。

“殿下,我军是否急速后撤赶往我们先前经过的城堡?那里的城墙虽不怎么坚固,但总比这毫无遮拦的平原强了许多。”

“不!来不及了,回到那里怎么也得要一个小时,而鹰团的速度……”米罗摇了一下头,“总之,我军此时撤退,势必全线崩溃!既然逃是逃不掉了,那也只能死战。传令全军,立即到大沼泽前列阵迎敌!”

“遵命!”

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模糊的黑影,伴随着阵阵如天际滚过的闷雷般的低沉回响,那是数万只马蹄击打地面时的轰鸣。黑影急速扩大,转瞬间已如云头涌动,浪潮翻滚,血红的朝霞映照下的大片甲胄光波以银河泻地之势席卷而来!迅如风雷,厉若狂飙,大地在脚下剧烈地震颤……

眼见敌军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度逼近,已在平原上展开阵势的叛军将士的心都在砰砰狂跳。先前还一脸兴奋的新兵此时已是面如土色、六神无主,参加过两次慢河大战的老兵虽尚能保持镇定,但鹰团如雪崩般涌来的惊人气势仍让他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胜利,哪怕是小小的胜利也好,这样全军将士的心就能稳定下来。”

留意到军中强烈的不安情绪的米罗默念着,缓缓地举起了右臂。他一边专注地盯着每一眨眼都更贴近的敌军,一边计算着出击的最佳时刻。突然,他的手臂向前一压,位于阵列最前方前的骑兵开始行动,他们吼叫着,高举起利剑,直直地迎着鹰团的前锋冲了过去。

正面相迎的两军很快相遇,看似来势汹汹的叛军骑兵刚一交手即仓皇后退,其后退的速度几乎与鹰团前锋挺进的速度持平。

“不对劲!”前锋领兵的副将感到了些微的不安,虽然两侧并未发现可疑的敌兵,他还是让兵士们放慢了速度。


评论

热度(53)

  1. 陌上花开_丹心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JasmineFa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DyeD-Vampire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DyeD-Vampire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Anmumu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7. 玄穆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8. 草莓momok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9. terry47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10. cccelianchan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11. 希雅士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12. 霜月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