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雅士

【黄黑】一万次初恋

景菡沐:

#首发5000+


#主黄黑,HE,10k以内完结应该不可能


#后期少量伪·赤黑


#副cp青火,高绿


#我尽量不OOC吧









01


   
“小黑子请与我交往!”大学篮球校队主力兼超人气模特黄濑凉太在某天的夏日的练习过后双手虔诚地向同为校队主力的黑子哲也递上了一杯微凉的香草奶昔,“我是很认真的!”


    


更衣室里原本喧杂的吵嚷声似乎突然低了音调,树梢上的阵阵蝉鸣陡然清晰起来。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被一双微微颤抖的手紧握着的饮料杯上。动作的发出者此时正低着头,双眼阖得紧紧的,嘴角也抿得紧紧的,一看就是紧张极了的样子。


    


暖乎乎软绵绵的熏风从敞开的窗口灌进来,吹得黑子的头脑竟有些犯晕。一瞬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觉得此时黄濑君周身都罩着一层模模糊糊的光晕,神袛一般惹人憧憬。条件反射般接过奶昔,杯壁上凝结的水珠划过掌心,渗进一丝惬意的凉。不经意间就弯了眼角:黄濑君,这样,是犯规的吧?


  


  “嗯,可以的,黄濑君。”接受的话语刚一出口,黑子就被巨大的金毛犬一般的黄濑扑了个满怀,怀中人还非得把全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不可,一头阳光下pikapika闪耀的金黄色头发在颈窝里蹭来蹭去,有不会令人讨厌的轻微的汗味儿,柔软极了,“小黑子最好了,我最最喜欢小黑子了……”念叨叨地带着感激的哭腔。


    


虽然早有准备了吧……但在全体一军主力面前总这样还是让人很头痛啊……“请放开我,黄濑君,这样有点难堪。”黑子恢复面无表情,轻推了黄濑一下,黄濑急忙松了胳膊,眨着似乎眼泪汪汪的眼睛嘟囔着什么“这不是太激动了嘛”什么“小黑子千万不要讨厌我”之类的含义不明的话。


   


“请黄濑君稍微有些自知之明,不要想那些无谓之事。”黑子不很明白为什么自家恋人始终在“能否配得上自己”这件小事上毫无自信可言,虽然说平常大多数时候都自恋得惊人,尤其是在容貌这一点上,不过自家恋人的容貌确实是无可挑剔倒是没错。


   


“喂,你小子差不多行了吧,总这样没完没了的,烦死了!”青峰大辉扔了篮球抓过火神大我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抹了把脸,一如既往黑得怕人,“阿哲你怎么还没甩了那蠢货!”“喂,大家都是队友青峰你个傻子在说什么啊!”火神抢了毛巾顺带气呼呼给了青峰半轻不重一拳,“有脸说别人蠢啊,蠢货!”“你说谁啊!”“你啊,蠢货!”“你才是蠢货吧!今天数学课那么简单还算错!”“好意思说我!你上次考试都没及格!”“那你不也是靠的那神棍的什么玩意儿吗!”“滚滚铅笔!什么什么玩意儿啊蠢货—”


   


“神~棍~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个不错的别名喔~小真~”高尾和成拍着无辜躺枪的“神棍”绿间真太郎的肩,笑得浑身一抖一抖地,难以自持,“话说今天的幸运物不就是棍子嘛,确实很有用呢~”“这只是木头而已,闭嘴,高尾。”绿间推了推眼镜,嘴角不自觉颤动了一下,有你们好看的,以后,等着的……仿佛一股黑气从绿间背后飘出,高尾顿时浑身一激灵,“好可怕啊……小真……诶,队长?”高尾忽然没了调侃的意思,绿间闻声转头,一眼看到队长赤司征十郎,以通常的旁观者的姿态环抱着手臂站在外围。


   


“真太郎,医学院有专攻精神科的教授吧,”赤司不知何时挪到了身边,目光紧紧盯着一边正聊得起劲的黄濑和黑子,眉心微蹙,“有可能联系到吗?”“可以的,有几位接触过的教授留过电子邮箱,等一下回去我发给你。”“那麻烦你了。”“有……什么事吗?”绿间犹豫着还是问了嘴边徘徊许久的话,“不会是……”“不是的,他不再出现了(注),谢谢你的关心,真太郎,”稍纵即逝的笑容消失在赤司唇边,“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一个猜测而已,顺便说一句,”目光重又落回黄濑身上,“多注意凉太。”


   


“黄濑吗……”绿间顺着赤司的目光看过去,眼神正落在黄濑闪烁着兴奋光芒的双眼里,却说不上那轻微的违和感到底出现在何处。


注:此处指赤司征十郎的第二人格


——————————————————————————————




02


黑子哲也对黄濑凉太最近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解。


明明都答应过他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每天都像是重新来过一遍一样呢?一丁点恋爱中正常的进展都没有。又不是在玩什么每天重新读档的游戏。


当然这并不是说黑子渴望黄濑君很快就有什么“行动”,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完全不应该是黄濑君的性格。


毕竟按黄濑君的性格,不至于交往一个月都不牵手的吧……明明交往前都是那么容易扑上来的家伙……昨天还是黑子主动去拉的黄濑,他居然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盯着黑子的脸和两人牵起的手上上下下地瞅了几个来回,平日里蓄满笑意的双眼里竟瞬间闪起了泪花儿,甚至开始抽鼻子了。黑子看着那张流泪的俊脸有点儿头痛,心说不至于吧……


然后黄濑就用行动告诉他,至于,绝对,至于。


“小黑子竟然主动牵我的手啊,简直要幸福得死掉了呢……”又一次被紧紧地箍在怀里了,黑子叹气,安抚性地把手像顺毛一样摩挲着黄濑的后背。人气模特儿身上反倒是一股清新得难以置信的洗衣粉味儿,弄得黑子不由自主地想继续趴在他身上深吸气,“倒是黄濑君很狡猾呢,每天告白一次什么的,没有人会招架得住的吧。”


“你在说什么啊小黑子?”黄濑偏头,下巴刚刚好抵住黑子翘起两根呆毛的发顶,“什么每天一次啊~你不是前一分钟才答应我的嘛~”黄濑心满意足地在黑子的头顶上蹭啊蹭,胳膊始终没有松开,“简直是人生中最值得纪念的一分钟了,告白被小黑子答应了不说还被小黑子主动牵了手,”黄濑微微偏头,灿若辰星的笑容衬得他的整张脸庞闪闪发光,稍显暧昧的吐气若即若离地打在黑子敏感的耳畔,引得黑子不由得脸上烧起来似的发热泛红,“有种一辈子都和小黑子牵在一起了的感觉呢~”


黑子微微张了嘴凝望着黄濑过于温柔的笑靥,竟一时失语。刹那时间仿佛停滞,日光一路飞快穿梭,终流转徘徊于此,打着转儿在身旁良人的发梢上愉快欣然地跳跃。


“黄濑君请不要随时说这些漂亮话,”黑子慢慢扣紧了手臂,不自知地放轻了声音,低得如同幻梦中的呢喃,“会心跳加快到像得了不治之症。”


“那我岂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吗,小黑子?”


黄濑君不知是不是故意放低了声线,只是这一声“小黑子”就像炮声一样在耳边盘旋回响,轰隆隆地震着耳膜,晃着耳骨。


要融化了,黑子哲也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融化在这个被无限拉长的拥抱里了。从黄濑君身上传来炽烈的热度,却同时在他肩上滴下冰冷的泪滴,真的好奇怪。黄濑君变得又轻盈又沉重,又开心又哀愁,又希望又绝望,是因为自己吧?


“为小黑子得的病,只有小黑子能治好哦。”尾音上扬,像是带着浅浅的笑意。黑子仿佛听见有什么碎裂的声音。


好像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会治好你的……黄濑君。”


黑子胸口左侧那个名为“心脏”的器官“突突”地跳得直发疼。不知怎的,黄濑君总让他想起天边一闪而逝的流星,如此耀眼如此短暂的存在,美好得难以言明,却徒令人伤痛。


即使不顾一切紧抓不放,也只有一丝微弱的光亮透进双眸而已。


却是足以让人抛弃所有的微弱光亮。


————————————————————————



03


接近放学的时间,图书室的人比之前要少了很多。静谧得过分,连翻动书页的声音都到了嫌吵的地步。黑子哲也坐在平常喜欢的靠窗的位子,眼睛从刚刚借阅的小说上抬起,望着窗外快开败了的樱花树出神。


残瓣顺着敞开的窗口飘悠悠飞进来,簌簌落在书页上。黑子顺手捻起,贴近鼻尖轻嗅,还是有香气的,只是淡多了。舍不得它落在地上,就把它放在某人送他的某张淡蓝色纸条上了。


这本书,他之前和黄濑君说过要借阅,不过直到今天才得以如愿。翻了翻之前的借阅表,发现上一个借阅人竟然是黄濑君,确实不曾想到。


所以这也就完全可以解释灵异事件一般出现在书扉页处的淡蓝色纸条上异常工整的文字了——今夜月色真美啊(注),小黑子,和我交往好吗?


夏目漱石,对于黄濑君这种并不常阅读文学书籍的人来说,能想得到就已经很感动了,更何况心意是以这种方式传递到的。


不过啊,还是“请与我交往”啊。


到底为什么呢,黄濑君?


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


黑子说不清自己对于这一切是什么感觉,每天都接受一遍花式告白让他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软绵绵得好像要陷进去了一样。可是同时,一天一天过去,这种情况持续得越来越久,他也随之越发不安。


不是……在恶作剧吧……


黄濑君的话,经常能想到作弄人的点子吧……可是,作弄人应该不至于花这么多功夫吧……


所以果然还是“恋爱作战”吗……黑子略感无奈地单手撑着头,嘴角却还是翘起来了,总感觉在什么书里读过类似的情节呢,欸,是什么书来着……


“哲也,又借了新书吗?好像没有训练的时候总是在看书呢。”沉稳的脚步声停在黑子身边,带着成功人士一般的香水气息。赤司的出现一下子打断了黑子的出神,那种带有压迫感的气场丝毫没有因为脸上绅士的笑意而消退半分,“打扰了,我占座用的书放在桌膛里了,能帮忙拿出来吗?”


“这样啊,对不起,赤司君!”触电一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黑子哲也紧张得无以复加。如果是占座的话,那这个就是赤司君的位子啊,那么厚的一本书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赤司君不会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抢他的位子吧,那会很生气的吧,“不小心占了你的位子很抱歉——”


“不用道歉,哲也,”赤司看起来并没有发火的迹象,神色都未变过丝毫,“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接过黑子递来的书,赤司粗略地翻了一翻,抽了一张笔记纸出去捏在手里,又朝黑子递了回去,“有时间看看。”


“是的,赤司君。”黑子双手接过书,一眼看到书皮上烫金的大字——失忆症的发现与治疗?满心疑惑抬头试图用眼神询问,赤司君只是拍了他的肩膀,淡淡说了句“会用得上”就不再透露分毫了。


用得上吗,这本书?


目送赤司君离开图书室,背后一如平日黏着一片或佩服或嫉妒的目光。不过赤司君不会在乎这些就是了,他早已习惯了吧。其实黑子时不时也会想,像赤司君一样生活会是怎样的光景,不过对于他这样的普通人而言,果然还是难以接受吧。


就像他突然让自己读这么一本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书,还不肯说明原因。


不过不管怎样,既然是赤司君的命令,似乎也没有不听从的道理。虽然说“绝对正确”什么的听起来颇有些科幻的味道,但赤司君确实有对未来的准确的把控力。拥有无限接近于预知的能力,是件好事吧?


就这么翻开了第一页,黑子惊奇地发现扉页上竟然工工整整地写着“绿间真太郎”几个字。绿间君的书?不过绿间君读的不是牙医吗,为什么会有这种专业性指向性都如此强的精神类书籍?


或许只是个人爱好吧,虽然我是看不出有什么意思就是了。兴趣缺缺地打了个哈欠,黑子兀自继续翻了下去。


注:“今夜月色真美啊”,语出夏目漱石,意为“我爱你”。


——————————————————————————————




04


“哲也,起来!别睡了!”迷糊中黑子模模糊糊觉得好像有人在用力推他的肩膀,抓得他骨节生疼。那人喊声里夹杂着急促的喘息声,“凉太—”


“……嗯?赤司君?”他努力睁开惺忪睡眼,鼻梁因为长时间枕着手臂的关系硌得有点难过,“怎么……”


“走!”赤司不由分说一把捉住他的手腕把他从图书室的椅子里拽了出来,根本不等他适应双脚站立的感觉,硬生生直接把他向门口拖。


无法反抗,黑子其实也并未想过反抗。他迅速地借着赤司手臂的力量站稳了,小跑着跟上前去,但是依旧对赤司的行为迷惑不解。


“等……赤司君?”这样的赤司黑子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印象中赤司君是永远不会慌乱至此的。他似乎可以控制一切,也应该控制一切。所以说,这个头发凌乱着,衣摆也凌乱着,嘴角不自知地颤抖着,而且喘息得这么厉害的人,是谁?


赤司突然停住了,握他手腕的那只手攥紧,冰凉的指尖简直要掐到骨缝里去了。“嘶……赤司君?”他试图抽出自己的手,抽痛的呼声却在那一刻倏然停滞。


时间像是突然被按了暂停键,一帧一帧慢动作般地定格,在视网膜上渐渐清晰、成像,深深刻于他的脑回路中。


他看着赤司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是从未见过的,深切入骨的悲伤。


赤司缓缓开口,吐字。


“啪”的一声。好像有什么断掉了,飘走了。


霎时,绚烂似血的画面在眼前烟花般盛大地爆裂开,身边一切景物、人物都在飞速抽离至意识的尽头变成扭曲的色块,赤司君的声音空灵灵的,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审判之声。


凉太刚刚晕倒时头撞破了,现在很危险。


怎……怎么会这样……


凉太患失忆症已经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


凉太晕倒之前刚刚从M记里出来。


……


凉太很着急,你刚才没有回他的短信。


……


凉太是因为什么得的病呢,你真的不清楚,哲也?


……


又是因为什么……


“不要再说下去了!”黑子用双手勉强支撑着跪伏在冰凉的地面上,浑身因为剧烈的抽泣不住地颤抖,“请你,赤司君,不要继续说了,请你……”


“姑且算作你对我的一个请求吧,哲也,”赤司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语气里不知为何竟有几分几近病态的愉悦,“但弥补只能由你自己完成。”


“我……可以?”


“不是,你,可以,”赤司君嘴角扬起一个不明原因的笑容,“而是,如果,你,不可以,”眼角有了愈发明显的笑纹,而黑子只感到愈发恐怖以至于冷汗涔涔,“没有人,可以。所以,首先,叫醒他。”


转头间赤司君的身形似乎一晃,瞬间消融进了一片白茫茫阴沉沉的雾气,再找不见了。黑子眼前如闪烁的泡沫从海边升起般,影影绰绰现出了被淡金色光芒笼罩着的黄濑君。他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眼睫平整地覆着,鼻翼微翕,嘴角依然自然上翘着,睡着了似的安详。


前提是,忽略掉他头部的大片刺目的殷红。


瞬间像是胸口被狠狠塞住了,缺氧一样闷闷的,压着石块似的直往下坠。身上有一小块地方揪着,拧劲儿一般疼,却哭不出来,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努力张嘴,本能想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声音却卡在喉咙深处,怎么也发不出来。


黑子死死掐住自己的喉咙,用尽力气咳嗽着……好疼……发不出声音来……黄濑君……多么想要呼唤你……为什么触碰不到你……比一切都重要的事……醒过来……


咸涩的液体划过面颊,流过嘴角。


醒过来……黄濑君……醒过来……黄濑君……醒过来……


“黄濑君!”


——————————————————————————————


tbc


04稍稍混乱了一点,05中会解释清楚的。

评论

热度(25)

  1. 希雅士景菡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