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雅士

[撒米] Eternal Summer (校园背景) 1

青冥:

其实是个搞笑文脑洞,也不知道开头为啥会写成这样


十五岁的少年趴在无菌室的窗口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室内的病人。这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对死亡。几天之内,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家人因为高烧而陷入了昏迷,脏器逐渐衰竭,直到心跳也变成了一条直线。那是他的父亲,而他无能为力。
撒加听到身后的护士窃窃私语,所说的话无非是可怜他在还未成年的年纪便失去了父亲。甚至有好奇的护士在八卦着为什么那位看上去还很英俊的中年男子自从生病后却没有妻子来看望他。撒加狠狠的擦了擦眼泪,他告诉自己不能哭,他低着头,穿过低声交谈的人群,无视周围同情的目光,独自走向病房外空无一人的走廊。
那年,非洲爆发了一场罕见的出血热传染病,没人知道它从何而来。起初,当地人仅仅以为是简单的流行性感冒,并没有将它放在眼里,但是高烧并没有那么容易消退,短短的几天,生病的人便高烧卧床不起,直到全身内脏无法遏制的大出血,而器官衰竭死亡。
那些死去的人,全身器官几乎和溶化了一般,当地人敬畏而恐惧的描述着。而最可怕的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病毒的传播方式。那些病毒,仿佛弥漫在空气中一般,让人无处可逃。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病魔肆虐了大片村庄,人去楼空,死伤无数。
撒加的父亲,作为一个传染病研究专家,当时随着第一批医疗小组奔赴了非洲那片土地。撒加的母亲从小便离开了他们,而撒加也习惯了父亲常年出差在外,家里只剩下他和加隆两兄弟的情况,所以当他的父亲再一次出远门的时候,撒加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这次与往常不一样,撒加的父亲在处理死去的病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尸体未干的血。而不巧的是,他并没有发现他的手套上有一条微小的裂痕。撒加没有预料到,当他再次看到他的父亲的时候,他已经高烧不起,躺在隔离病房内静静等待着死神的来临,而撒加并不允许接近他的父亲。
经过那次事故,最终让全世界的科学家从此辨明病毒是通过血液传播,而不是最初设想的空气传播,而即使是死者的血,在短期内也有极强烈的传染能力,从而设定了严格的隔离措施,阻止了病毒的进一步扩大。
但是这一切成果与撒加无关,那一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少年,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他的父亲。
撒加独自呆在医院的走廊上,在人群中,他一直努力憋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而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流下的眼泪。撒加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项链的挂坠里放着一张小巧的三人合照,那是他的父亲,他,还有他的亲弟弟加隆。
“我们是一家人。”他还记得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他的父亲搂着他和加隆拍下了这张照片。
撒加斜靠在医院走廊的墙上,低着头,一个人呜呜呜的哭起来。


“啪哒啪哒”,医院的长廊上响起了脚步声,是有人急奔而过的声音。
撒加没有在意,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任何人。
“大哥哥,你怎么了?”有人拉了拉撒加的衣服。
撒加擦了擦眼睛,抬起头,在他眼前,是一个不到十岁的男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色卷发,睁着大大的蓝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大哥哥不要哭了,给你,苹果。”
眼前的男孩费劲的抱着一纸袋苹果,仍然努力的从中间拿出来一颗递给撒加,“给你。我哥哥说了。不论遇到多伤心的事情,吃了苹果就会开心了。”
撒加看着眼前的男孩,犹豫不决的从他手中接过了那颗普通的苹果,他并不想扫眼前男孩的兴。
“谢谢。”撒加努力的向他挤出一个笑容。
“大哥哥不要哭了,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眼前的男孩冲他笑了笑,那一瞬间,撒加如同看到了刺破乌云的阳光直射入他的心怀,而他的心不再是一片灰暗。
“爸,我要接替你的工作,我要替你报仇。”撒加在心底发誓。


卡路迪亚因为先天性的心脏病,自幼身体便不太好。他时常因为疾病的缘故需要在医院休养,而他的弟弟米罗也时常会带他爱吃的苹果来看望他。
这天,米罗告诉他,在医院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明明长那么漂亮,但是却哭得那么伤心。米罗因为心疼得缘故,送给他了一只苹果。
“哥哥,苹果真的会让人快乐起来么?”七岁的米罗趴在卡路迪亚的膝上问他。
“一定会的。”卡路迪亚摸着米罗的卷发。
“我不想看到他哭,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评论

热度(45)

  1. 希雅士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