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雅士

副四 —ABO属性 糖渣

DECADENT.:

标准 OOC

 

“糖渣”其实是本文名字 不是文章属性啊!本章微一八微微五九!


29. 陈皮总是惹得一身伤回来,码头的兄弟们却总是第一时间去叫张日山来,看着眼前人一身伤,想着终究是个Omega。却好像是被他读了心,气呼呼地一拳呼过来,默默抬起手挡了下去。

 

都伤了还动?

 

谁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Omega又怎样?

 

没怎样,乖乖趴好涂药!

 

两人又继续沉默下去。

 

30. 副官虽然平日无事,但一旦受伤就伤到威胁生命。

 

矿山一行,也是非常凶险,一出矿山,重伤的副官立马就被送回张府。

 

陈皮听到手下人来报,也是生气地摔了杯子任由那上好的大红袍在地上滚烫。

 

急急忙忙赶到张府,冲进那个人的房间,看见床上脸色苍白的人,觉得整个人都好像少了点什么,飘飘忽忽的。也不管床边站着的张大佛爷,一把推开就自己坐了下去。

 

躺在床上的人肩膀脱了臼,腰部被毒箭划开了一道大口子,渗着暗红的血,也染红了那件白色的衬衫,无力地靠着床边,看见来人紧张的样子,想抬手去摸他的脸颊,可是一扯动那手臂,却是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只能勉强扯起一点点笑容说

 

我......没事。

 

看到张日山都这样了还在逞强,陈皮的怒火也是压不住了,冲上去揪住张启山的领口,压抑着声音说

 

张启山,出发前谁说保证他毫发无损,平安归来,九门之首居然食言。

 

陈皮平日身上微涩的信息素在这时却变得苦入人心。眉头紧锁。

 

可这一番话却也是吓着了九门其他人了,现在才知道四爷原来是个omega还是张日山的Omega。

 

但陈皮顾不来那么多,他只顾他的alpha为什么会受伤还要伤的那么严重。

 

陈皮,佛爷看到这样也是伤心啊。

八爷道。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问的是张启山这个混蛋!

 

陈皮你冷静先让医生看了再说。

 

接着便让所有人退了出去,陈皮也只好乖乖地退了出去。

 

31. 至此之后,长沙也是也是多了一个饭后的谈资。

 

而今日梨园听戏的人也是在二爷休息期间小声讨论。

 

却总是有些不知死的人偏要大声说出,不知又是哪里的无理乡绅仗着有钱就不怕死地乱说:

 

原来那个陈四爷是个Omega,可不知道味道怎样,可不可口?

 

真想把他按在地上操到他口吐白沫叫爷爷。

 

他这样的Omega应该也alpha会要吧啊?小爷可真想标记了他!

 

想把他买回家好好操一顿,操到他两眼发白,看看这小子还是不是那么拽,还什么四爷,老子替了他给他名字后面加多一个夫人。哈哈哈哈哈.......!

 

却难得九门今日齐了在梨园听戏,二楼的看台的6间贵宾间里的人脸色却不怎样。

 

只见其中一间有人撩开了珠帘,探了个头出来,对着下面人说:

 

先生,卦象显示你今日大凶,必有血光之灾。

 

说罢,便又退了回去。

 

其他听众却也是明白刚才那人是谁和他这番话的含义,默默地坐远了。

 

那5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却是只听过八爷齐铁嘴的名号却不知其样子,大言不惭地对着二楼看台吼了一句:

 

你个死算命的老子怎样关你屁事,你又不是齐铁嘴,就TM一个江湖道士瞎唧唧歪歪啥子嘛?找死吗,说我有血光之灾?

 

这六间房内的人却也是忍不住了,敢骂九门中人这在长沙可是死罪。却见陈皮那间房没什么反应,就只能强压下去。

 

陈皮也是很生气,但想着这毕竟是师父场子,不能坏了,只能忍下去。

 

二月花重新登了台,不过却换了一首曲子,换成了十面埋伏。一句斩却加重了音,听众觉得新奇,二爷竟然唱错了调,不过九门的人却是明白了。

 

今日会有二更。看官们请稍微等候一下,切勿着急。


本文房间之所以是六间,分配如下 


1.佛爷 八爷


2.霍三娘 尹新月 丫头


3. 吴老狗 解九爷 


4. 黑背老六


5. 半截李


6. 陈皮 张日山

————————————宣群专用分割线————————————


老九门衍生!!!招人!!!招人!!!来啊来啊!!!

本群画风较污!挺污!很污!不是清纯不做作的白莲花!妖艳贱货型!

群号581037807!

         581037807!

           581037807!等等等等候你的到来来来来来!



 

 

 

 

 

 


评论

热度(100)